发生在朝鲜半岛的“刺金”事件

发生在朝鲜半岛的“刺金”事件-1.jpg

美国中情局“Y部队”几乎炸死金日成

1951年以后,中朝军队和“联合国军”大体在三八线附近形成拉锯战态势。为扰乱中朝军队后方,美国中情局在釜山港一个名为荣道的小岛上设立训练营,招募了几百名籍贯在朝鲜的难民,组成绝密的“Y部队”,其中15人还被送往日本接受高级培训。经过一段时间扩充,“Y部队”已达到1200人,分成四支作战大队:“黄龙队”(负责江原道北部和咸镜南道南部任务区)、“蓝龙队”(负责咸镜南道中部任务区)、“白虎队”(负责咸镜南道北部和咸镜北道南部地区)和“猫头鹰队”(咸镜北道北部地区)。

1952年4月29日,由金明日率领“蓝龙队”K连的14名成员在荣道岛登上一艘美国军舰,秘密潜入朝鲜。6月16日,李毅深又带领14名成员伞降到朝鲜的新昌。7月6日,两支队伍会合,共同在咸镜南道展开活动。9月14日,金明日率手下伏击了一支朝鲜人民军骑兵连,打死了82名朝鲜战士,并俘虏了几名士兵。在审讯俘虏时,金明日等人获得一个惊人的信息——朝鲜最高司令部就在附近干芝里矿洞里,而金日成也在那里办公!金明日带人渗透到干芝里一带,在矿洞附近设置下无线电装置,然后用无线电台招引几十架美国飞机前来轰炸。美机把朝军最高司令部驻地都给炸翻了,有一颗定时炸弹就扔到金日成的司令部旁边。恰巧那一天,朝鲜人民军步兵第15师第3团团长李乙雪也在现场主持紧急会议,他见状立即号召警卫队员展开决死战,并把党员证交给组织,抱定必死的决心,硬是用木杠抬着定时炸弹扔到山谷去了。事后,李乙雪被金日成评价为对朝鲜革命事业最忠诚的人,从此全权负责金日成等人的警卫工作。以该事件为契机,李乙雪立即率部展开清剿,“蓝龙队”很快土崩瓦解,首领李毅深被俘后被处以绞刑,金明日和少数成员侥幸逃回荣道基地。

“八月宗派事件”


1956年苏共二十大召开,金日成前往莫斯科列席会议。在此期间,苏联派的新领袖朴昌玉和延安派的金斗奉、崔昌益试图在下一届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联合起来推翻金日成。这是朝党权力斗争史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推翻金日成的尝试。

对金日成渐生不满的改革派官员如金斗奉、崔昌益、朴昌玉、徐辉和尹公钦等于苏联驻平壤大使馆会见,商讨除去金日成的可行性和方法。最终,拥有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议席的他们决定在8月2日至4日举行的中央全会中弹劾金日成,因据当时的《朝鲜劳动党章程》规定,中央委员会成员可选举党领导人,故此他们理论上也有弹劾他的权力。为了争取支持,改革派成员试图拉拢金日成的亲信。7月初,朴昌玉先后与外交部长南日和朝鲜女性民主联盟委员长朴正爱面谈,他告诉二人有人会在即将举行的中央全会中反对金日成,并问二人会否参与其中,但遭到拒绝。同时,改革派又尝试争取中苏两国的支持。改革派的尹公钦于8月2日通过大使馆告之苏方他们已经部署好一切。一星期后,李相朝向苏联官员表示他们已议定好几名可取代金日成的人选,又指一旦政变成功,他们会把金日成流放到海外。

而事实上,改革派秘谋政变的消息早在7月下旬已经泄漏,金日成在得悉此事后决定提早返国。7月26日,已秘密回到朝鲜的金日成决定将原本在8月2日至4日举行的中央全会延期到8月30日和31日,以让他作出部署。之后,金日成先与各中央委员会成员见谈,他向众人承诺会拨乱反正,又会减少其个人崇拜和对其过错反省。同时,他又派遣警察监视改革派成员的举动,并对他们的司机和保姆进行审问。此后,他又召回刚出国的亲信兼武将方学世返国布置防范措施。在会议坐席上,金日成也作出安排,他特意把改革派成员分隔,并在他们身边安插其亲信,用以抑压他们的势力。然而,对于金日成返国后的各种部署,改革派并没有进行特别的调整,而是静观其变,这间接导致到之后的惨败。

朝鲜劳动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8月中央全会在8月30日至31日在平壤进行,原定的议程为金日成先汇报其出访东欧各国的工作总结,然后由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朴金喆报告改进国内人民保健的工作事宜,但在金日成汇报完毕后,改革派成员不久后就抢先发言。首先发言的是商业部长尹公钦,他批评金日成的个人崇拜已达到不可药救的地步,又认为劳动党主席不应由像金日成般不负责任的人来担任。尹的言论并未能得到各委员会成员的认同,反引来大量的骂声,他更被指为“反党份子”。随后,崔昌益试图为尹辩护,并继续把矛头指向金日成,他质疑金过度发展重工业,并反对把从苏联得来的经济援助用于发展经济,而是改善民生之用。崔的意见很快就遭到金日成的反对,他反驳劳动党不能只靠援助过著朝不保夕的日子,唯有发展经济才是改善民生的方法,并声称人民也不会支持崔的说法。此后,会议的对立情绪变得更为紧张,建材部长李弼奎和朴昌玉在发言时也被四起的骂声和嘘声打断,几乎无法完成其演辞。见大势已去,改革派成员于午膳期间逃离会场。会议的第二天,即8月31日,所有的改革派成员已不知所踪。金日成把日前有份反对他的人也列为反革命和反党份子,并彻销他们所有的职务。当中,尹公钦、徐辉和李弼奎更失去党籍。至此,这场由改革派发动的政变由会议展开到正式结束(成员们逃亡或是被定性为反党份子)历时仅有两天。

韩国“684部队”反戈一击

1968年初朝鲜31名特战敢死队员全副武装潜入韩国汉城企图刺杀韩国总统朴正熙,这一行动最终功败垂成。对于来自朝鲜的刺杀威胁,韩国总统朴正熙自然恼火不已。以希特勒、拿破仑为偶像的朴正熙,早年正是通过军事政变掌握国家大权的,以牙还牙的铁血手腕向来是其政治标签。为报一箭之仇,韩国当局决定效仿朝鲜“124军部队”,组建一支同样是由31人组成的敢死队,以潜入平壤“取金日成的首级”。此即当时鲜为人知、代号为“獾作战”的计划。“獾作战”行动计划极端机密,空军把训练地点选在仁川西南部20公里处的实尾岛。该岛面积只有2平方公里,距离大陆比较近,便于补给和监视。1968年4月下旬,韩国31名敢死队员进驻实尾岛。按照编制隶属韩国空军7069中队209特别派遣队2325特种部队,为便于隐蔽,这支分队对外别称“684部队”,即成立于1968年4月。经过三五个月的魔鬼式训练,先后有7人在集训中死亡,剩余的24名敢死队员被转移到韩朝边境的白翎岛上,等待出击命令。然而,时隔不久,待命的684部队敢死队员却接到了终止作战的命令。原来,此时朝鲜半岛局势一度呈现缓和趋势,南北双方正在秘密酝酿着分裂以来的首次红十字会谈。为了不影响双边可能实现合作与对话的良好局势,韩国当局叫停了箭在弦上的刺杀计划。

由于只有极少数人知道684部队的存在,直到1971年,韩国中央情报局和空军高层才开始着手讨论这个“烫手山芋”的存废问题。新上任的空军参谋长在听说了部队的由来后,立即下达了解散命令。最后,为保险起见,韩国当局做出了“毁掉一切痕迹”的指示。684部队成员也开始觉察到事情的微妙变化,要被全体消灭的消息不胫而走,3年多来忍耐已达极限的敢死队员最终被激怒了。队员决定暴动自保,反戈一击。1971年8月23日凌晨5点左右,敢死队员杀死监视的哨兵,随后摸进看守的宿舍击杀其余驻军,包括教官金淳雄在内的12名看守被打死。血洗实尾岛后,24名敢死队员于当天中午乘船进入了仁川。他们劫持一辆公共汽车驶向汉城。一路上,他们冲破数个由警察组成的检查站,直至冲到首都铜雀区大方洞的“柳汉洋行”大楼前,敢死队才被韩国军方的装甲车和路障阻拦住,双方发生激战。经过长时间枪战后,在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孤注一掷的684部队敢死队员,在公共汽车内引爆手榴弹自尽,20名队员和3名作为人质的乘客全部死亡。

2004年2月,韩国国防部正式承认,韩国前总统朴正熙曾下令刺杀金日成,36年前“失踪”的7名青年实际上被强征加入了执行该任务的684部队,且均已死亡。电影《实尾岛》中,敢死队员被描述为死囚或重刑犯,而韩国国防部证实,实尾岛队员并不全是囚犯,详情至今尚未得知。

自1994年起,朝鲜前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曾遭遇两次暗杀和两次谋反事件。《每日电讯报》的消息来自一个自称为“Mr.K”的朝鲜情报机构出身的脱北者。据称,一次暗杀事件为某人携带自动武器试图接近金正日,但在开枪之前被抓;另一次是20吨重的大型卡车突然冲向金正日的车队,但金正日当时坐在另一辆车上。K先生还透露了“包括在苏联受过教育的军人在内的部分朝鲜军人试图发动军事政变”一事,部分军人为了引起俄罗斯介入,策划了炮击位于清津的俄罗斯领事馆方案。驻扎在朝鲜东北部的一支部队也曾策划向平壤主要地点发射导弹。但两次事件都在事前遭到揭发。

《每日电讯报》的文章承认,“很难直接确认K先生的说法是否属实”,“但有当时情况的证据”。所谓“伏龙芝事件”就是其中之一,即1994年在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过的朝鲜军官一律被关进监狱的事件。一位自称“目睹卡车撞领袖现场”的消息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不知道其他事件的真假,但卡车撞领袖事件确实有,因为我当时就住在不远处。金正日每次出门时,警卫机构都会让6辆同款的宾士防弹轿车从3个大门驶出,每个大门出两辆。驶到门外的公路上时,6辆宾士车会合前进,外人无从知晓金正日究竟坐的是哪辆车。车队行进期间,公路是封道的,但隔着绿化带的辅路并没有采取特别措施。因此,当一辆大卡车冲过绿化带撞向车队第二辆车时,警卫人员猝不及防。”这位消息人士坦言,他也不知道事件的结果,只是推测称:“肯定有内应,不然不会专挑特定的某辆轿车撞击。”

此次事件后,朝鲜国家领导人强化了安保措施。英国《每日电讯报》引述K先生的说法称,“即使对朝鲜最高级别的官员,监视也非常严格,且每周都把相关的监视内容汇报给最高领导人。”《环球时报》的消息人士无法证实上述说法,不过金正日对安保的重视确实非同小可,比如说他某次访华专列抵达之前,要求朝鲜安保人员与中国武警及防爆、反恐人员把专列行将通过的中朝边界友谊桥的“每根枕木”都要摸一遍。

“脱北者”朴文日在刊物《北村》上写道:“之所以再次提到‘深化组事件’,是我作为唯一与该事件有关联的脱北者所做出的良心宣言。”“‘深化组事件’可追溯到金日成死亡初期。”“借口人民对党和领袖的忠诚掠夺人民财产的金正日在经历‘困难行军’后感觉到朝鲜人民对自己的离心离德,也因此而感觉到极度的不安。”“金正日亟需一个替自己背黑锅的替罪羊。于是金正日就利用了因涉嫌给自己的亲戚挪用30吨化肥而正在关押在社会安全省第7教化所接受调查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农业秘书徐宽熙。”

“深化组”是朝鲜社会安全部内一个负责反间谍的特殊机构,曾在金正日时代红极一时,最多时曾拥有近8000名精锐人员。1997年,也就是金日成去世后三年左右,有一个朝鲜官员徐宽熙,因为给自己的亲戚挪用了30吨化肥而被关押。金正日指示任朝鲜劳动党中央组织部行政部长的张成泽,以及组织部负责社会安全省指导员李哲和社会安全省政治局局长蔡文德,给徐扣上了“作为美国和南朝鲜的间谍,为了让我们的人民饿死而有计划地迫害了我们的农业”的罪名。将其与另外一名女官员黄今淑一起在平壤公开处决,就是有名的“徐宽熙、黄今淑事件”。这次事件后,金正日利用张、李、蔡三人组成了“深化处理徐宽熙事件调查小组”,也就是深化组,深挖“潜伏的美韩间谍”。

深化组在成立之后搞出了所谓的“龙城事件”。“龙城事件”以“清查朝鲜战争中打入我内部的间谍”为名,在1996年至2000年期间,抓捕了无数朝鲜干部和干部家属。仅第一阶段的审讯就有三千多人被打死,一万多名家属被关押。第二阶段的抓捕则连朝鲜劳动党中央责任书记文成述、前任平壤市责任书记徐润锡都在抓捕之列,包括4名内阁相在内的2千余人被处决。其中,文成述不堪酷刑在狱中撞墙自尽。

好莱坞影片《刺杀金正恩》原定于12月上映,最近趁著金正恩去向谜团的新闻热潮,将提前上映。从预告片中可以看出,“金正恩”在影片中被塑造成一个充满怪癖的角色,比如,他总是全副武装,并且坚持认为自己既不大便也不小便,而且能和海豚对话。此前朝鲜方面称这是一种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反映了美国对朝鲜领导人为朝鲜带来光明未来的深深恐惧,如果电影上映,将采取回应措施。

预告片公布之时,朝鲜官方媒体便称这部影片“肮脏且受到诅咒”。金正恩的非官方发言人KimMyong-chol(金明哲)给出了更多的评价,金明哲对《每日电讯报》表示,等10月份《采访》正式上映时,金正恩将有可能观看这部电影。金明哲以及他的机构常驻日本,被外界广泛认为代表了朝鲜官方的声音。针对这部喜剧电影,他对该报纸表示,“这个反讽的故事反映了美国政府与美国社会的绝望。一部讲述刺杀外国领导人的电影,映射的是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乌克兰的所作所为。”他还指出,不要忘记,正是美国人自己刺杀了肯尼迪。同时,奥巴马总统也应该小心别被美国军队杀害。美国《娱乐周刊》评论道:“在美国,这个故事设定本身就搞笑至极,因为金正恩对于美国大众而言,相比作为一个真正的政治人物,他更像是一个互联网狂欢中的笑料。”然而这部电影同样遭到了一部分西方媒体的批评。一些影评人表示,拍摄一部刺杀他国领导人的喜剧片的行为是“极端不负责的”。

前一段时间大家都在关注“金正恩哪去了”时,我呼吁不管是北朝鲜还是南朝鲜,抑或东朝鲜、西朝鲜,我们更重要的是从心中深处把形形色色的“金正恩们”驱赶出去,如果人们无法把“金正恩”之流的从内心深处驱赶出去,那么他们不管到哪去了,依然还影响、控制着人们的思想,主宰著大家的命运。

韩国从经济崛起的“四小龙”而走向亚洲的“文化大国”,经过阵痛的民主成功完成转型,政局因民主普选而一劳永逸的稳定下来,社会也相对和谐。而朝鲜呢?唯一的变化就是爷爷金日成死了,换成了儿子金正日,儿子金正日死了,换成了孙子金正恩……

喜欢这篇文章吗?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吧~
 
赞文章
赞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