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欺负流浪狗!你永远无法想像这样的事情发生!

最近学校里跑来一只流浪狗。瘦弱的身躯,无辜而可怜的眼神,
如果不是患有皮肤病,身上又掉毛又长著大块大块的癣的话,它能博取到更多学生的怜悯和食物。    
在这座小小的封闭式管理的学校里,一小点变化都足够引起学生的关注。    
起先,这只狗在学生做操时站在一边观望,等待学生们做完便走上前摇首乞食,
学生们也乐得分一些口粮给它。
     

后来,这只狗尝到了甜头,便一直尾随着学生进出食堂,虽然小部分学生觉得它很脏,但它还是如愿以偿得到了份量不少的食物。次数多了,食堂员工发现了这只狗,他们拿起扫把狠狠地打在狗身上,狗发出令人心碎的哀鸣。  得到教训的它再也不敢进入这个地方,吃不到东西,它只能一直尾随着学生乞食。    
渐渐的,学生们也厌烦了它的存在。上厕所它要跟着,进教室它也要跟着。
它严重影响了学生的生活,老师在讲课时也要提防著那只有皮肤病的流浪狗会闯入课堂。  
如果说这些都还是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那么它进出宿舍就让人难以容忍了。    
请想像,你跟你的好友正说说笑笑地走在宿舍楼梯上,
一转角就看到那只无处不在的流浪狗,用近乎贪婪的眼光盯着你手中的袋子,
是不是所有好心情一瞬间消失了?    

于是,学校领导以这只狗严重威胁了学生安全健康为由,让几个门卫将这只可恶的病狗打死。    
那天,操场上正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
他们好笑地看着几个门卫追着那只流浪狗从宿舍楼跑到教学区,
再从教学区跑到操场。门卫们前后围追堵截,终于将它捉住了。  
操场的一角是垃圾房,几个门卫将狗拎到那里,
原本看笑话的学生感觉不对,连忙跑了过去,可是已经晚了——
为首的那个门卫将不断挣扎的狗吊挂在垃圾房的墙上,
然后扬起手中的木棍,用尽全力地向狗的后脑勺打去。    
“嘭”地一声闷响,狗停止了挣扎。    
刚赶来的几个学生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明明几个小时前它还很有活力地在他们面前跑来跑去……    
狗的脑袋软 软地搭在身上,血从脑袋后流出来,染红了一小片地面。
它的眼睛睁得还是那么大……还是那么无辜。    

其中一个女生一下就哭了出来,她冲到几个门卫面前吼道:
“你们为什么要打死它?它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领头的那个门卫冷哼一声:“老子打了就是打了,这种疯狗迟早都得死的”。    
女生听到这种话,又伤心又气,最后被怄得抽搐起来,
一旁的体育老师连忙安慰她:“好了好了不气了,
有些人就是喜欢从欺压弱者中寻找优越感,这种人也只配当个门卫。”   

女生蹲下来,把头埋在双臂间,小声的抽噎起来。几个门卫在学生们一片仇视的目光中离开了操场。    
这事过后,学生们发了一条空间说说,诉说了这件事发生的经过,配上狗尸体的照片,
很快就在学生们小范围的圈子里传开了。但没过多久,枯燥的学校生活就让学生们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门卫老许,也就是那个带头打狗的人,他 隐隐约约觉得最近有点不对劲,
也说不上来是哪儿,总之所有事都泛著一种诡异。    
他吃饭前有先喝汤的习惯,有次当他在食堂打了一碗免费的白菜汤时,
刚喝了一口发现汤的口感不对,咽下去就发现汤里全是狗毛。
狗毛一部分顺着汤被喝下去了,一部分粘在口腔里,毛毛刺刺的。    
老许吓得连忙“呸呸呸”吐出了嘴里的毛,可大部分都被自己咽了下去。
一想到这里,老许脸色铁青,“哇”一下当着食堂里所有人的面就吐了出来。

周围的人嫌弃地走开,被他这么一弄谁还有胃口吃饭啊?于是纷纷把饭菜倒了。  
  上次目睹了打狗事件的几个学生刚好也在场,几个学生幸灾乐祸地大声笑着,其中那个女生还把手中的热汤往老许后背一泼,然后迅速溜进人群中。  
  老许只觉得面前一片发黑,背上又是一片滚烫的痛。他也不顾这一片狼藉了,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慢慢走回了门卫室。  

  喘了半天老许才缓过来,这时刚好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把一个包裹放在窗台上,他又慢慢地站起来拿起这个包裹,刚准备放在桌子上时,他感觉托著包裹底部的手心一片湿热。他抽出手一看——血!满手的鲜血!  
  他哆哆嗦嗦地拆开了包裹,里面装着的是一只睁着眼的狗头。  
  纯洁而又无辜的黑眼珠似乎锁定了老许的方向,老许觉得它就是在看着他……甚至老许有种错觉,仿佛下一秒狗头就要从桌子上跳起来咬他一口。  
  老许吓得全身发抖,连忙把狗头从门口丢了出去。他感觉背后都是滑腻腻的冷汗,大脑里疯狂地转过无数念头——“是不是学生们的恶作剧?不,不可能,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如果只是为了吓我,他们不会专门去杀一只狗……这个头明显不是那只被我打死的狗的头……那么是谁做的呢……”  

  想不出来索性不想了,老许叫来别的门卫把狗头处理之后,打电话向校领导告了个假,连忙收拾收拾东西回老家去了。  
  好在老家不远,颠簸半天就到了。老许的老朋友听说他回来了,连忙那他请到家里叙旧。二两白酒下肚,老许便扯著老朋友倒苦水。老朋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沉重地说道:“这是那只狗在报复你。”  
  “什么?”  
  “我以前听人家说,这些猫猫狗狗最有灵性,会记仇的,招惹什么都千万不要去招惹它们。”  
  “那……那我现在怎么办?” 

  “唉,你也不要多想,这也只是传闻而已,但愿那些是你的错觉。”  
  心事重重的老许告别了老朋友,一个人醉醺醺往家走去。  
  农村大多是没有路灯的,老许又没有带手电筒,只能摸黑向家的方向走去。炎热的夏夜,路上没有一丝光亮,老许凭的全是在这里生活几十年的熟悉感。穿着大裤衩的老许突然感觉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贴着他光裸的小腿跑了过去。  
  老许还来不及反应,“嘭”一下,后脑勺被一个硬物击中,当时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老许迷迷糊糊中有了意识,他听到周围都是狗喉咙里发出的低喘,自己像是被狗包围了。 

  然后,一只狗动了,它扑到老许身上,用尖利的牙齿狠狠地撕下了一块肉……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老许又急又怕,偏偏像是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只感受得到疼,只听得到狗嚼咽的声音,但自己连堵上耳朵的力气都没有。  
  你永远无法想像自己任人鱼肉一样的躺在地上,旁边是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当然,吃的是你的肉 

喜欢这篇文章吗?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吧~
 
赞文章
赞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