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来了一位流浪汉,吃了一碗混沌,却让原本破产的店家从此发了大财!

今天是张亮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晚了,看了看手中的火车票,张亮有点不甘心,来这座城市五年多了,从开始在水果市场里给别人做装卸工,到现在有了自己的水果店,这五年中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虽然没有大福大贵,但生活确实比以前在老家土里刨食的日子好得太多了,但老天也有不开眼的时候,正当张亮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时,一次意外,彻底粉碎了小两口的创业梦。

那一年,为了能节省点运输费用,张亮买了一辆二手的货车,自己亲自开着车去进货,山里陡峭,路途遥远,由于疲劳驾驶,最终让两口子最忌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人虽没有什么大碍,但价值几十万的洋水果还有那辆二手的货车算是彻底地报废了,其中有一半都是借来的钱,这对刚创业不久的他们来说,生活一下子仿佛退到了解放前,便宜处理了店里的尾货,把帐还完以后,张亮手里只落下了这两张回河南老家的火车票了。年关将近,房租也到期了,他们决定先回农村,等开春之后,再谋生路。

张亮把车票塞到兜里,顺手点了一支烟,对王娜说:“别忙活了,也没啥可收拾的,天冷,早点睡吧!”

媳妇没有言语,放下手中的活计,转身要去关店门,刚走到门口,见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老头,衣着很干净,就是两眼有些呆滞,靠在一颗小树旁,冻得瑟瑟发抖。

看到这个情形,王娜一时不知道该咋办,急忙呼唤丈夫的名字,张亮出来后,一边搀扶老人进屋,一边祝福王娜道:”看看店里还有没有挂面什么的,给老人下碗面暖暖身子!“

听完丈夫的话,王娜才算是楞过神来,赶紧去厨房,但这几天赶着搬家,小两口很少在店里开火,哪里还有什么吃的。张亮是个急脾气,见老婆在厨房许久也没出来,一阵小跑来到街对面,回来的时候手里端著一碗热腾腾的混沌。

老人好像疲惫得很,靠着火炉旁的一张桌子打起了盹,张亮轻轻拍了他一下,老人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望着张亮,直到看到桌上的馄饨时,老人的脸上才有了光彩,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拿起碗里的勺子捞起混沌就往嘴里塞,张亮赶紧一把夺过来,用嘴吹了吹热气,又把勺子递给了老人,站在一旁的王娜也不停地心疼地喊道:”小心烫,慢点吃,慢点吃。“

一碗混沌吃完,老头脸上冒出了汗珠,在老头抬手察汗的一刹那,张亮两口子看到老人的左手腕上带着一个手环,仔细一看,上面有一行字,字体不是太大,但很清晰。意思是说:老人患有痴呆症,如果有谁遇到可以打上面的电话联系家人。。。。

没有迟疑,张亮赶紧拨打了手环上的号码,电话接通后,对方激动地都快不行了,反复问了地址,说马上就过来。

真的是不多一会,三辆宾士车在小店的门口停了下来,呼啦啦下来一群人,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点的,一把抱着老头带着哭腔喊道:”我的亲爹呀,终于找到你了,你可吓死我了呀。。。“!老人还是不说话,一直嘿嘿地傻笑着。

男人搀扶老人进了小车,转身掏出一把钱,递给张亮说道:“看我,光顾了高兴了,还没问兄弟贵姓呢?今天多亏了兄弟,这些钱你们拿着,一点小意思,兄弟别嫌弃!”

张亮两口连连推辞,说啥这钱也不肯收,就这样推让了好一阵儿,实在没法,那人便收起了钱。对张亮说道:“这样吧,明天中午,我做东,好好感谢你们一下,这个总可以的吧?”听完这话,张亮无奈地低下了头,说道:“好意兄弟是真的领了,但明天俺两口就要回老家了!”

男人听完,一脸的疑惑,说道:“回老家,你们这不是水果店吗,怎么,生意不做了?”

王娜心直口快,没等老公开口,便一五一十地把这一阵二人的遭遇讲给了男人听。

了解了情况,男人若有沉思,片刻之余,便笑着对张亮说:“这样吧,你们也别回去了,我有个公司,千把人的规模,每月的福利,招待等所用的水果也不是一个小数,以后就在你们这采购吧,我回去找人核对一下情况,后天你们带着证件来公司,先签一年的合同,至于款项嘛,我们预付,这样你们也好有个流动资金呀!”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诚恳,张亮和王娜却愣在那里,不知道是开心还是紧张,反正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个男人真的没有说大话,事情顺利地简直让张亮两口子心花路放,有了那笔预付款,小店又呈现了往日的生机,男人人脉广,经常地帮他们介绍大客户,本来小两口做生意就实诚,厚道,这次又加上了“贵人”的不断帮助,生意真的是火爆异常!

看着店里聆郎满目的商品,望着顾客脸上真诚的笑容,张亮时不时会想起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善良,有时候真的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呀。。。。。。!

喜欢这篇文章吗?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吧~
 
赞文章
赞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