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故事已经够写一本小说

去年也是这个秋天,我认识的小寒。

当时我们都在环游中国。出于对各方面都能有个交代,我们决定在旅途中写点东西,完了想出本书。那时,小寒从西藏回来的路上,已经写了几万字。小寒是个擅动笔的人,靠大学晚自习的时间就曾写完过一本书。我看了他那写好的几万字,全是散文笔式的描述,岁月静好人安稳的语句。这些话乍看看还好,看多了难免矫情造作。

我对他说,“我觉得写这些没意义,也不会有人能做第二个白落梅。”

那个时候.小寒其实已经遇到创作瓶颈了,因为总不能出版一本旅行散文集吧,再靠配一点风景画。聊这个的时候,我记得那是在绍兴古城里某个公园山上。也许是清晨的雾气很让人清醒,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致的写作思路,写实,不写旅途色美,也不谈风情,而是写路上我们遇到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写别人的故事,写他们的人生。

我想,途中对别人的发现,对生活的诠释,这些不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窥探到的。这是旅行对我们最好的馈赠,我们应该记录它们,而如果能悟出点什么就更好了。

这个决定,深深影响了我们后来的旅行。我们开始喜欢与别人聊天,观察别人的生活,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西部到东部,从城镇到乡村。这时候,去哪里似乎不重用了,只要行走就有发现。

在宁波逗留那几天,小寒写了第一个故事。而那是我的故事,毫无保留那是真实的故事。我当初对他说时,完全就是对陌生人的一种倾诉,当然也是他告诉了我许多,因为彼此陌生,所以也就彼此信任。后来我们听了很多人的故事,出于陌生,情到时,很多人是愿意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的。无论这个故事是精彩还是平淡,它总代表了一种人生。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是《33座城,33种人生》,我们算了下,我们确实走过了33座城,也写出了33个不一样的故事。道德经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33个故事不是所有,每一个人都在经历着他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里是不是有相同之处,如果你从书中某个故事里看到了类似的你,你便不再孤单,你不用渴望成为他人,也可以很幸福。出版前我们把改书名为《孤单的人,必会相逢》。

这是在旅行中写的书,可和旅行扯不上什么关系。如果把它挂在旅行书栏里,那它是多么的不华丽。比起那些浓妆淡抹的旅行书,言必去过多少地方,穷游了多少国家,处处洋溢着青春文艺的气息。任何时代都是有规则的时代,需承担责任和义务的时代,我们实承受不起太多趁著年轻就出发,一直在路上的标签。

背包客,原先是勇敢和冒险的代名词。金斯堡在《嚎叫》中为他们这群人的评价:“我看见这一代最优秀的人毁于疯狂,食不果腹、歇斯底里、衣不蔽体……我觉得,凯鲁亚克这群人,不只是最优秀的,也是最勇敢的。“我还年轻,我要上路。”这样的时代早已经终结,如今的背包客已经是时尚和虚荣的标签。这书里没有任何个人的炫耀,也不对旅行和人生妄加评论。书里只是一篇篇短篇故事,一篇篇匿名真实,平凡的故事。

这已经不是一个适合细嚼慢咽,反复回味,边读边想,去享受读书美好的时代。我们追求快速的信息更新,所以很少有人能真正静心写点什么。我们之所以是读者而非作家,并非因为我们自身缺乏经验,而是因为我们对此经验所作的反思不够深入。

你的故事已经够写一本小说。

索尔维尼琴说“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条生活之路”。

世代如落叶。不为你的生活方式而羞愧。(《孤单的人总会相逢》书评/西川)

喜欢这篇文章吗?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吧~
 
赞文章
赞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