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731残酷暴行被揭露,日本军人的忏悔自述。

日军731残酷暴行被揭露,日本军人的忏悔自述。-1.jpg

他一直想讲出那段历史,但“没有人愿意听,日本人喜欢称自己是战争的受害者”。

15岁加入“魔鬼部队”

日军731残酷暴行被揭露,日本军人的忏悔自述。-2.png

1939年2月,当日本的战争机器在中国大地肆虐时,一名征兵员来到篠冢良雄所在的中学。征兵员穿着陆军飞行员制服,向那些报名参军的年轻人许下了美好的诺言:参军者日后可以享受大学奖学金,可以在医学和航空领域发展,有机会到各地旅行,还可以效忠天皇。“当时我们都被打动了,”篠冢良雄回忆道,“这听起来是个好机会。”在随后的录取考试中,他取得了优异成绩。“每个人都通过了,考试非常简单。”

那一年,他只有15岁。

两个月后,篠冢良雄加入了关东军“传染病预防与水净化部”(也就是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然后他来到设在哈尔滨附近的731部队总部。“当时我们以为自己的任务就是向士兵们提供安全的饮用水。”作为731部队青年团的成员,篠冢良雄大部分时间都在教室里学习基础医学知识、卫生学以及细菌传播学等。

1940年春,篠冢良雄第一次执行实验任务。“我们部队培养了许多跳蚤,

日军731残酷暴行被揭露,日本军人的忏悔自述。-3.png

并使它们感染了瘟疫。我的任务就是让它们长在老鼠身上。”被跳蚤叮咬过的老鼠死掉后,731部队再次将这些跳蚤收集到玻璃容器里。“他们用这些跳蚤去干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据后来中国受害者提供的证词,1940年10月4日,731部队用飞机将爬满毒跳蚤的小麦空投到浙江衢县,尽管当地人将大部分小麦烧掉,还是有20多人死于淋巴腺鼠疫。一名中国铁路工人在不知不觉中又将鼠疫传到义乌,又导致300多人丧命。1941年11月,731部队将跳蚤滋生的棉花、谷物等物资空投到湖南常德,造成7643人死亡。

篠冢良雄回忆说:“对于上级交待的任务我们从来不问为什么。731部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但我心里面很清楚,中国人指控我们的罪名都是存在的。”

给魔鬼当帮凶

日军731残酷暴行被揭露,日本军人的忏悔自述。-4.png

与此同时,篠冢良雄继续在731部队学习,先后掌握了大量制造伤寒、霍乱、炭疽热、痢疾等细菌的方法。1942年,他接受了一项新任务:为活体解剖瘟疫病人准备标本。731部队让抓来的中国人染上瘟疫,并通过活体解剖来研究生化武器的杀伤力。

“第一次干这项工作时我两腿抖个不停,几乎站不住。”篠冢良雄认识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我见过他几次,他长得像个知识分子,还不到30岁。当他被带到解剖室时,细菌已经使他全身发乌,像是变了一个人。”

篠冢良雄先用板刷把他刷干净,再把他擦干,另外一名助手用听诊器听了听他的心脏,确认他还活着;第三个人则割开他的身体,取出内脏。

篠冢良雄一共参加了3次活体解剖。他回忆说:“我们把这些受害者称为‘木头’,因为我们不想把他们当作人,不想承认我们在杀人,这样做可以自我安慰一下:自己所做的工作与砍下一棵树无异。我们就是这样麻痹自己的。”当年篠冢良雄已经20岁,第二年他正式加入关东军。

重新做人

日军731残酷暴行被揭露,日本军人的忏悔自述。-5.png

战争结束后,已经是一等兵的篠冢良雄被中国军队俘虏,并被送到改造营。至今他还对那段生活留有美好回忆。“营地宽敞舒适,我们的伙食比中国卫兵还好。他们还给我们看电影、放音乐,允许我们参加体育活动,比我们在731部队时的生活好多了”。在中国政府的感化下,篠冢良雄终于说出了731部队的秘密。“但中国人还是宽恕了我,没有起诉就把我送回家了。他们说我也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

每年5月,当年在中国改造营里一同接受再教育的20多名731部队老兵,都会来到东京以东100公里的千叶县一座乡村小寺庙,集体为他们的行为忏悔。此处离篠冢良雄的家庭墓地不远。1997年,他们在寺庙里竖起了一块石碑,献给中国受害者。石碑上写着:“我们向中国人民表示无尽的感激,同时致以最深的歉意。”

篠冢良雄说:“我曾试图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因为作为军人,我必须服从命令,否则将被执行军法。但我的所作所为十恶不赦,我应该鼓起勇气拒绝,即便那意味着失去生命。结果我没有那样做,所以我永远也不会被饶恕。”

喜欢这篇文章吗?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吧~
 
赞文章
赞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