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晚第二次吃狗肉,真好吃

我昨晚第二次吃狗肉,真好吃-1.jpg

老帖默认图

    2014年6月26日的晚上,也就是昨晚,是我第二次吃狗肉,第一次在2013年冬天,我吃狗肉是因为媒体炒作抵制荔枝狗肉节,以及家人反对,说狗肉万般邪恶,不仅杀生,而且吃了有疯狗病。但越不能让人触碰的东西就越让我好奇,我打算尝尝狗肉的鲜美味道,毕竟古书云:狗肉滚三滚,神仙也站不稳。所以忍不住去吃了,结果味道真是好,但就是太贵了。我还记得在读初三时候,被邻居一条狼狗撕咬的场景,当时我手无寸铁,那条狗挣脱了铁链,从隔壁窜出,见我就咬。我接连踹了狗头三下,都不能击退他,反而激起他的凶性,被狠狠咬了大腿一下,而且五个手指头因为阻拦狗头撕咬,指甲盖都翻了起来,沁出了血。所以接下来我很多年都做了被狗咬的噩梦,总担心被它咬了咬打几百块钱的狗针,我讨厌那些养狗人士在小区里不栓绳子,乱放出来咬人,还制造噪音扰民!顺便说下,我是玉林某个县城的人,呵呵!
    我的空间有一篇2012年5月27日写的日记,名叫《你是我的狗》,这篇日记写于“玉林狗肉节”被媒体炒作得沸沸扬扬之前,觉得有些意义,你们爱看就看一下吧。
                                         《   你是我的狗》

不堪回首的小时候,自己体弱多病,胆小懦弱,像一只温顺的绵羊。那些讨厌的人都有恶狗一样的嗅觉,闻着我身上软弱的气息,紧紧追着来欺负我。

人善被人欺,但人被欺负惯了,性格就会变得孤僻阴狠,难以接近。我梦想养一条穷凶极恶的狗,它有粗壮的四肢,狰狞的獠牙,让人看一眼就浑身发抖。谁敢欺负我,狗就把他当成美味的快餐。我甚至希望自己就是一条狗,一条随时可以变身人形,一条四处咬人的疯狗。

事与愿违的是,不仅人欺负我,狗也开始欺负我了。隔壁住着个70多岁的老太婆,她的老公升了天,于是耐不住寂寞养了条大白狗。养狗就养狗呗,讨厌的是老太婆从来不用狗链套住它,任由它和死鬼老公一样,四处撒野,四处鬼混。      

夜里我外出散步,它咆哮著冲了过来,居然对邻居一点也不友好,令我大吃一惊,差点就尿了裤子。幸亏我跑得快,不然就被老太婆的“二老公”咬了。

我对隔壁的大白狗恨之入骨,它严重阻碍了我出去玩的道路。我幻想成为一个侠士,来个迎风一刀斩,把那条狗劈成两半,然后捧碗煮熟的狗肉,到老太婆门前,阴恻恻地笑着说:“你家的狗肉真香,要不要来一块?”老太婆干嚎一声,去见了上帝。

我想尽杀狗的各种手段:毒包子打狗,美狗色诱计,火烧臭狗兵……

想尽杀狗的各种武器:血滴子,小李飞刀,AK47等等

最终还是不敢杀它,这缘于自己骨子深处的懦弱。

但心中这口恶气又憋得很难受,无奈只好编造一个令自己舒服的理由:老太婆失去了第一任老公已经够悲伤了,再失去第二任老公,肯定要悲伤逆流成河,无法再抬头45度角仰望明媚的天空。

为了让狗狗不再为难自己,每天傍晚我都拿些骨头给它吃。这耻辱的行径让我想起:狗日的大清朝被狗娘养的列强欺负得又是割地,又是赔款。虽然我们两者丢失的东西不同,但本质意义都是一样的——失去了尊严。

没想到天意弄人,我还是被狗咬了,咬我的不是隔壁的大白狗,而是前屋的大狼狗。前屋有个70多岁的老头子,他的老婆没有升天。他养这么凶悍的狗,纯粹为了像守财奴一样看。管着他的万贯家财。

      本文未完,想看的来我的QQ空间,QQ号690262565,我叫听雪楼主,帮我踩下空间,空间日记都是我写的,不求文笔好,但求能引起同感。

喜欢这篇文章吗?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吧~
 
赞文章
赞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