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者贵中节

歌者贵中节

与兄弟姊妹和同学朋友相比,我“成熟”既慢又晚,比如小时候我哥哥弟弟评价来找我玩儿的小伙伴,说“这小孩儿长得俊”,我就不知道什么叫俊。再如成人后我的文友接二连三地介绍“好书”给我读,每一本我都觉得“好”,却不像文友那样,把这“好”说的既“然”又“所以然”。

歌者贵中节-1.jpg

直到结婚生子后,我才知谁“俊”谁“不俊”,直到这一两年我才能对拿在手上的一本书浅显地说出属于自己的观点。

相对“成熟”后对于书,变得挑剔,非好书不读。所以贾九峰嘱我为他的新书《妳若懂我,该有多好》写评论,起初是有些犹豫的。一是对于命题作文和“任务稿”由来已久的心理障碍,二是“如果这本书不好看我也得读完,那多浪费时间啊”。

歌者贵中节半月来我随身携带列印出来的书稿,有空就读上几页、十几页,第一感觉是无论自哪一页开始都能读进去,他的文字够唯美的。随后又被作者设置的故事情节所打动,“跌宕起伏”,这个词用来形容这本书一点都不为过。

常说没有冲突就没有戏,九峰的作品中到处是冲突,天灾人祸处处惊心。总是抱怨生活平铺直叙淡如白开水的朋友一定要读一读它。

常说失去的方知其珍贵,九峰的作品中篇篇弥漫着生离死别,唯美的文字却像锋利的刀子让人心绞痛。总是不满于现状对当前拥有的亲情爱情熟视无睹的朋友一定要读一读它。 

九峰的这部书稿让我频频泪盈双眼。《傻瓜,为了我,要幸福啊》,突如其来的地震,把一对有情人困于楼板下,她用裁纸刀切开自己的乳房,让高烧晕厥的他如饮甘泉,一刀一刀,刀刀见奇绝的挚爱真情,在救援的担架到来时,她飘忽的灵魂说:“傻瓜,为了我,要幸福啊。”

《我来时,妳已不在》,他每次挨打时“总把两只手死死地捂在眼睛上,却把脑袋胸口露出来”,原来是为了把角膜移植给失明的她!他在她的琴箱里留下一张密码,“等妳弹断一百根琴弦的时候,我就会回来。如果我没来,通过这个密码,妳会找到我”。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她把断弦一根根藏好……她每天都拿出来静静地数一遍,一根,两根,三根……九十九根”,读至此,浑身汗毛竖了起来,因为我已经预感到,这无疆的大爱就是他不能给她爱情,但却给了光明啊。而这密码,就是人间至情的昭示!

《如初见,如诀别》、《不相遇,则不分离》、《可以请妳跳支舞吗》、《仙女,跟我回家》……最初在这些题目里,我虽品出了诗意,但觉得见的多了就有些审美疲劳,认为不如素一点更好,待深读进章节字行,则感到再好的定力也难免被作品的感染力所击中,因而心旌颤动,难抑泪流。

在我感叹九峰对于文字的铺排能力驾驭能力以及对于情节细节的设置能力高超的同时,我还忍不住为他良好的音乐素养击节叫好!书中引用了多首经典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阿里郎》、《童年》《今天是个好日子》、《信天游》……这些歌词恰如其分的插播,让文字有了旋律,有了飞翔的翅膀。

不久前我整理旧物,在一个八十年代的笔记本里发现两张武邑中学的信笺,是某次参加团县委文艺演出的节目单,那里面就有贾九峰的名字,名字后写着两个歌名:《故乡的云》和《让世界充满爱》,我依稀还记得他在大礼堂舞台上动情的演唱。各个艺术门类都是相通的,我想,这些年,九峰的文学修养也得益于他对音乐的热爱,每每读到他在书中适时出现的歌词,我脑子里就跳跃出“歌手作家”这个称谓。而无论是他书写的文字,还是他演唱的歌曲,对于人间至爱大美和纯真的描摹歌咏尽在其中了啊。

《妳若懂我,该有多好》,掩卷而思,不知我是否读懂了作者,不知我读懂了多少,只是“歌者贵中节”,这个当年王平权先生为我的《且为一路轻歌》文集所写的评论题目,忽然就跳了出来,并且,我非常真切地感到,把这句话送给贾九峰,再合适不过了。(《妳若懂我,该有多好》书评/庞学军)

喜欢这篇文章吗?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吧~
 
赞文章
赞专页